服务热线: 185 9991 9985
导航菜单

媒体报道

《新京报》4月23日《芦山地震中心每日劝返千余志愿者》

     共青团阆中市委消息:雅安地震发生后,阆中市志愿者协会会长王浩率队第一时间赴灾区,抵达后接受物资需求调研,后阆中古城志愿者协会转入灾区志愿者指导工作,王浩先后担任龙门乡抗震志愿者总指挥、太平镇抗震志愿者总指挥、芦山县抗震志愿者总指挥。《新京报》对王浩进行采访报道,受到媒体广泛关注,超过150家媒体报道,数十万网友也对民间无序救援力量统一调配机制进行探讨。

  昨日,芦山地震第三天。芦山县龙门乡抗震志愿者总指挥、阆中市志愿者协会会长王浩只眯了两个小时,他的对讲机几乎没停过。

  最初,王浩所在的阆中市志愿者协会只跟NGO灾难储备中心一起到龙门乡调研物资需求,寻找政府可能暂未顾及的需求。但大量涌入龙门乡的志愿者,让王浩一行“角色转换”做起灾区志愿者组织工作。

  “很大一部分志愿者来自周边大学,他们没带任何食品和户外用品,只凭着一腔热情进入灾区,食宿都无法保障。”王浩说,6个人住的帐篷,最多时挤进18名志愿者。没防潮垫,没被子,志愿者们睡在潮湿的草地上,相互取暖。

  “本来龙门乡物资就紧张,这样一来反而添乱。突发事件中,最起码要求:志愿者不能成为负担。”王浩坦言,最初,地方政府比较反感这些“帮倒忙”的志愿者,阆中市志愿者协会才不得转而与高坪区志愿者协会、南充市红十字志愿者协会一起,开始灾区志愿者指导工作。

  这两天,王浩一行每天在劝返1000多名无法保障自需的年轻志愿者,留下50-100名有些经验的志愿者组成服务队,试图让志愿服务更加理性和有组织性。

  但王浩发现,与汶川大地震相比,这次更多的人变得理性,政府的管制和呼吁,媒体的宣传,公益组织的呐喊,让公众意识到,不能给灾区添乱。“汶川大地震平均每天我们劝返3000多志愿者,这一次最多的昨天也才1500多人。”

  据共青团四川省委昨日下午4时的数据播报,通过报名热线电话、微博、微信等方式报名的志愿者,已有8892人次。

  经过改进,龙门乡政府看到王浩们努力的效果。他们将有经验的志愿者留下,并分组走入一线为灾民提供心理援助、基础医疗服务、电路防范等服务。

  留下的志愿者组成9支队伍,每支队伍20余人,其中7支服务在一线,另外两支给志愿者提供服务,比如安排志愿者的帐篷,后勤保障、食物来源联系、劝返志愿者等。这些志愿者除了队长是三天以上的志愿服务,大多数是志愿服务两天。

  但问题仍然会出现。昨日,一支志愿队伍的志愿者在入户调查时发现,有的村物资奇缺,两天没有食物供给,一个人两天才能分到一瓶水,有的婴儿没有奶粉。于是,有志愿者跑到商店“打白条”,拿出9000多元物品分发给妇女和儿童,但并没知会队长或志愿者总指挥,直到小店老板找到王浩。

  “他们的心是善意的,但会造成很大一个后果,这个资金谁来垫支?”王浩说,志愿者开的“白条”,老板以为代表的是政府行为。

  最终,这个钱只能由阆中市志愿者协会垫付,王浩表示很无奈,因为这个钱只能通过内部募捐解决。

  “其实我们的角色很尴尬,引导志愿者,不应由民间团体来做,而应有团委组织驻扎,但目前龙门乡还没看到当地团委的人来指导志愿者工作。”王浩表示,引导志愿者,民间团体会遇到协调问题,比如交通、物资、指挥等,有的志愿者不听从安排,干了一会儿就跑进帐篷休息。

  但王浩与阆中共青团委联系后,对方表示能帮助解决物资,却暂时无法派人来接手现场志愿者指导工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