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热线: 185 9991 9985
导航菜单

媒体报道

《昆明日报》8月28日《四川记者卧底昆明“民间合伙私募”传销》

告别“忆苦思甜”

住进高档小区

传销的模式大家已经很熟悉了,传统的传销“巨头”们通常组织传销人员吃青菜、睡板床来让传销人员“忆苦思甜”,全身心地投入到“追寻梦想”的大军中。然而,以四川人周某、张某、朱某为首的传销团伙,他们打破了“忆苦思甜”的模式,用所谓的“糖衣炮弹”来让更多的人加入他们的传销团队。

“县级领导”接见新人

“企业高管”现身说法

8月17日,新报记者见到了四川阆中网卧底记者王浩。据王浩说,他到昆明的传销团伙内部卧底,是因为自己也是受骗者。8月中旬,王浩的朋友告诉他,在昆明有一个非常赚钱的项目,希望王浩能够与他们合作。8月15日,到达昆明后,王浩却发现这个所谓的项目及其背后组织,是一个打着“民间合伙私募”旗号的传销组织,以每人投资7万元、鼓吹出局回报800万的方式,将外省人骗到昆明进行传销。

在与朋友到达昆明后的两天时间里,王浩一直住在昆明北市区一带的高档小区里。“他们的居住环境很好,而且一个小区里有好几套房子,住着上线和下线,以及一名配合者。”王浩说,平时这些人并不相见,但每个参与者都必须要学习、考试,相互帮助和配合。讲师们每月5-20号到这边对新人洗脑,20号后又回到原居地。

为了进一步固定新人的“忠诚度”,这个传销团伙还有一个专门的茶会,在这个茶会上,有专门的人员向新人现身说法。“他们会说自己当时是怎么被朋友带进来,起初很反感,但是后来又如何觉悟等等。”王浩说,这些人都说自己原来是某某著名企业的高管,但已经深深喜欢上这个组织;此外,还有自称某某县级领导的人,会亲自和新人见面,并给新人服用“定心丸”。

“培训”几星期后

新人要交7万元

通过几天的调查,王浩发现,培训几个星期后,该组织会要求新人打入指定账户7万元,作为原始资金,并在一个月后退还1.92万。如果拉到了1-3个人加入,每个上线人员可以分得6800元。如果这1-3个人能再发展下线,那最初的上线人员则各可以分到1万2千元。

这个组织更诱惑的一招是“升级”。据王浩了解,该组织里从低到高分为3个大的等级:股东、大股东、高级股东。细分为9个等级,“组织里的人说,等升到9级大股东后,已经最少赚了800多万”。至此,受骗者必须出局。

记者将收集到的证据

交于警方和反传销组织

王浩在传销组织卧底期间,一直和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、阆中网新闻频道的同事们保持着密切联系,将该组织这种新运作模式和洗脑方式及时的进行整理和传输。在掌握确切证据后,8月18日,王浩乘该组织的数名高管露面后,通知阆中网新闻频道的同事向昆明市公安局报警,盘龙公安分局接到通知后,为了保证王浩的人身安全同时又不打草惊蛇,立即组织数十名便衣民警对王浩提供的坐标方圆200米进行布控,对该组织上百名成员进行暗访摸底。警方以检查身份证为由“带走”王浩。在盘龙公安分局,王浩将整理的资料全部交于警方。

1000万赃款

被10高管挥霍一空

8月20日,通过王浩提供的线索,盘龙公安分局出动130名警力对藏匿于盘龙区司家营村、羊肠大村、金玉靓苑小区等三个地区里该传销组织的5个窝点进行查处,当场查获涉嫌传销人员120余名,抓获骨干成员10名。

盘龙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民警叶云告诉记者,该团伙主要成员周某、张某、朱某在去年警方打击传销的行动中被警方遣送回四川,而他们回去后仍然认为传销是他们致富的捷径。去年12月,三人聚集在一起,来到昆明进行传销活动。为了能让更多的人加入传销,他们不再让传销人员住城中村、吃青菜、睡板床,而是采用在高档小区租套房,带业绩优秀的传销人员旅游、唱卡拉OK等方式来俘获人心。据了解,自去年该传销团伙在昆明落脚以来,共骗取了1000万余元资金,但警方对其账目进行检查时发现,这些资金已经被该团伙的10名高管挥霍一空。

《新生活报》8月28日 A21版:《四川记者被骗到昆搞传销 卧底探秘传销“新模式”》